Owen Hatherley:伦敦街道不必像假想中的四十年代模样

英国建筑评论家、作家Owen Hatherley

英国建筑评论家、作家Owen Hatherley认为,伦敦东北部沃尔瑟姆斯托的商店标识净化行动是个错误,不应当在伦敦其他地区再次发生。伦敦最隐秘的伟大之处在于,英国其他城市街道上都是连锁店和闲置店面的集合,而伦敦道路却是有趣而无尽的全球缩影。其中这样一个地方就是沃尔瑟姆斯托高街。

如果你希望寻找有趣的建筑,那还是别费劲了。除了在Hoe十字路口的体面的市政图书馆和不列颠节风格的钟楼,这里无非是维多利亚时期、爱德华七世时代和现代时期的建筑,其美学价值几乎为零。对这些建筑进行拆除,都未必会冒犯几个激进的维多利亚文物保护人士。

但这不是此地的关键所在。重点在于立陶宛和西非杂货店,保加利亚参观,鳗鱼和馅饼店,多如牛毛的慈善商店,贩卖零碎、只要少量精品的喧闹的街道集市。这里是一个激动人心、热闹欢庆的世界,边界并不存在,民族主义成为笑谈,所有一切都发生在可以在南安普顿、基德明斯特、巴罗因弗内斯找到的原本平淡无奇的建筑中。丝毫夸张地说,正是这种地方,如同更好的工作机会以及北部地区的资金不足等原因,让人们搬到了伦敦。

然而,这里发生了奇怪的事情。突然之间,圣詹姆斯街和高街的所有道路标识都被黯淡色彩、整齐的大写无衬线字体取代。一瞬间,这里和哈洛盖特及巴斯别无二致。一种超现实的体验。

这是沃尔瑟姆福雷斯特市政部门耗资300玩英镑的城市翻新计划的一部分,这一计划自圣詹姆斯街门户开始,一直沿高街而上。同时包括指示牌、新铺道、新街道陈列的标识。绝大多数改造没有争议,受到了欢迎。维多利亚时期建筑得到修整,抹灰石兽和山形墙都过于醒目,新石材饰面看上去耐磨而雅致。这些改变都是有益的。

问题在于理念本身,认为对于这种维尔纽斯、阿克拉、尼科西亚、瓦尔纳和老东区风格的大胆集合,最好的方式是让所有东西看上去一样,所有杂乱、奇异的店铺都呈现出相同的招牌字体。有的商店借机稍微修改了名称。手工起泡字体的Beste(多彩焦点热辣法式平头理发店)变成了无衬线字体的最佳发型和美容店。模样没变,起码从外表看起来。当然并非强制,但只有一家理发店蒙娜丽莎保留了原先的廉价华丽招牌。

沃尔瑟姆斯托的商店标识改造

这些变化从何而起?尽管清理的冲动通常来自维多利亚主义者和保护人士,但20世纪初期高街也完全不像这种。其实,在标识方面,当年街道比现在更乱,标识叠加着标识,设计教育完全缺失,而1945年后伦敦才有设计教育。

一些沃尔瑟姆斯托建筑侧面保留了老广告画,还能看出爱德华七世时期对于空白的恐惧。虽然现在赋有怀旧气息,当时却和那些恳求你购买肉罐头、鳗鱼冻、老式自行车的叫卖声为伍。那么,沃尔瑟姆福雷斯特政府和设计团队到底认为他们在做什么?

尽管可能用词不当,但如果不采用“中产阶级化”的名词,很难解释这一现象。截止目前,没有一家商店被强制改造标识。相反,事实是普通的美甲店和土耳其烤肉店被要求和Labour & Wait东伦敦本土市集连锁店一样,好像有人说:“如果你们不能去掉标识,那就重新设计。”不难想象,他们很快会步酸面团面包店和铁艺火炉店之后尘。

许多旧招牌颇为过时,有些却令人愉悦(黑漆BAD仓库,长期进行BAD甩卖)。幸存的标识有些极佳,例如带有精美凹凸印正面的Saeed布店,50到80年代、复古华丽的粉色Jesse咖啡馆(店主对改造行动有点心烦,可能是她刚刚花钱做了店铺招牌)。

城市协调一致是件好事。在沃尔瑟姆斯托,对于更好的铺道、清洁的建筑和更好的长椅,没人会抱怨。除了艾茵·兰德的古怪粉丝可能反对,道路标识、地铁站和地图、街道信息的标准化无疑都是进步性的措施。不过,沃尔瑟姆斯托商店标识改造行动是个琐屑的错误,原因是完全不理解伦敦为何有趣。

伦敦道路不必像对四十年代的历史追溯连贯运动,而这并未发生。这些道路保持原样就好,得特福德、佩卡姆、哈灵盖、温布利和沃尔瑟姆斯托多地的多元文化实验都获得了巨大成功。让我们期待,无衬线门户统一活动就此打住。

编辑:Ellen
标签:Owen_Hatherley伦敦商店标识统一伦敦街道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博聚网